菜单导航

空山鸟尽,旧锦无语情更深

2020-06-24 21:00:00 作者:知心 来源:正能量励志语录大全

  “落花幽径林木深,空山鸟尽无人语,残荷镂裙边。”如此寂寂无声,荷叶听雨声,读自己或友的一卷旧文,听音乐,行走一文字深山禅院。

  果然,是水静,山空,一如一友说读我似老尼,寂寂空山静,很是安静美好。而你文字行间是冷寂修行一高僧。而我,这尼于此小坐,晨钟暮鼓,似曾相识,此山有一庙,一亭,一盏茶香,小径落花阵阵,夜凉如水,光阴在一个老旧的陶罐里,慢慢滑过,笛音悠扬缓缓,清简人生和过去,回廊上若水年华的女子雾中重逢。

  在似水流年,那雨落溪水青草明,清风徐来绿云动的年少时,沉醉一卷“水佩风裳无数。翠叶吹凉,玉容消酒,更洒菇蒲雨。嫣然摇动,冷香飞上诗句”宋代词牌里,我会悄然轻盈的走进山水清灵,荷池田田,莲叶衣裳翠凉意,玉容清减,团扇轻,听风语,雨打落花满幽径,诗句魂灵,纸上瓣瓣殷红飞冷香。

  那个曾经无忧纯如山百合的乡野小女孩,于风急雨密的初夏,悄然藏在一扇窗后,任父亲在楼下寻找,我亦不回答,只是沉浸闲情书魅,小人图画,水浒红楼,甚至高中的范进中举,善良妩媚的狐仙《聊斋》独居阁楼,听梨落茶园草丛中。

  雨后,逐下楼提小一竹篮,走进茶园寻觅青青果梨,拎回来和父母坐在门廊上,说着话,洗净慢尝,轻咬一口,清甜微涩,细嚼,唇齿间清甜生香。

  有时,也会看风抚青竹,一页作业本上写下几句幼稚的诗行,念与只教过幼儿园母亲听,年轻的母亲温柔婉媚的脸上,会如花朵般的馨香。是的,香,淡淡的香,雨的午后,头枕着母亲香香软软的胳膊入睡,梦,总是笑着的,咯咯笑,母亲摸扶我的脸说:

  “傻孩子,这么喜欢心宽,梦里都笑,以后定然如那耍飞刀的江湖术士,看的手像说的好命。

  是的,一柱檀香,母亲善良,菖蒲上的福报,好命应验女儿身上。

  忽尔长大婷婷女,已然长发齐腰,十里红妆嫁人为妻,桃花树下胭脂鱼,深情相拥相伴相嬉,已然为人妻为人母,不几年,中年听雨客舟中,拢起青丝发鬓,将琐事美事,柴米油盐,忧伤失落得到窃喜事,光阴,尽数于我修行的生命里掠过。

  于月花弄影轻浅的时阴里低低吟唱,轻盈舞蹈,多少琐事花影纸上描,月夜如洗的光阴里,芭蕉叶下遗留的月光玉钗依稀还在,一柄折扇半掩,笛音悠扬,故人相遇,一剪秋水,一汪惆怅,枉凝眉,时光忽的溜走,幸而藏匿光阴玉钗于宝盒。

  光阴如陨,梦里多易醒,于是,睡眠渐少,思虑渐无边无际。人说,夜深不可思虑,可翻阅旧锦,然,我只认为,许多情深的静怡和美好,只在夜深无人语时方可以如月光轻轻的走进我的灵,嘴角含笑,眼眸里清波流盼,心有水中菡萏映月影,满池清澈,清凉如洗飘萍绿。和我另一个安静情深莞尔娇媚的自己,于水边堤岸含笑重逢。

  相逢的是一个宋人故事:“日暮,青盖亭亭,情人不见,争忍凌波去?只恐舞衣寒易落,愁人西风南浦。”

  暮色起,青瓦流亭,许一方祥和安静,情深渐渐远,独自,一个人的故事,伊人,瘦了风月多情,只恐舞衣寒易落,舞衣寒易落?一池秋水,几多飘萍,舞衣荷叶已经是绿镂边,一蓑烟雨,舟上,西风撩拨惆怅客。

  转眼,怕是芦雪纷纷,水岸舟自横。瘦影清简,莲子无力风举起,镂边荷,任可,是一番铮铮不倒的风骨。

  任时光的马车掠过河岸的水杉逐渐走远,没有颠簸的疼痛和遗憾,一卷岁月的书页里,缀满情深优雅和锦帕上字迹挥洒的美丽。平淡,素静的日子,轻轻的打开,亦可嗅到一缕清香缓缓。

  光阴就这样,忽尔老去,然山含黛,烟雨蒙蒙,炊烟直,柴门半掩,悄然,夜寂寂心的世界,这里,住着一个人,吟“高柳垂阴,老鱼吹浪,留我花间住。”柳树倒垂,花间住,是如此的安然恬静。

  半日闲的日子,这样春去秋来,落叶正纷纷,风,吹响了思绪,八千里风月,天马行空又是秋去春来,我于半盏茶香,沉醉一卷旧阙,一盏灯火里,一树梨花雪白纷纷的世界里安然。仿佛,明月皎洁的夜,山峰处伫立,衣袂盛雪,因为有爱人的炙热的爱拥入怀,有母亲的爱疼惜如初,又有女儿聪慧秀美可人,方可有闲情磨墨写字,闲情里不问风月,只问秋水剪眉,

  老了,定然是要走进风清水美的世界,沉浸一个人的书画禅院,绿茶一盏,静坐,如是一僧,一尼,研磨,抒写古树梅枝,一粒花朵,洁白,洁白,纷飞,字迹纸上种,字字句句,梅骨禅心香彻骨。

上一篇:前世缘,雪千寻

下一篇:十里红莲艳酒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