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丰子恺:劳者自歌(十则)

2020-06-24 22:30:19 作者:知心 来源:正能量励志语录大全

  丰子恺:劳者自歌(十则)

  战士与战匠

  从前我们研究绘画的时候,曾品评画人:对于理解艺术,具有思想,而能表现人生观的人,称为“画家”。对于不懂艺术,没有思想,而只有描绘技巧的人,称为“画匠”。画家是艺术的向导者,是高尚的。画匠有手而没有脑,是凡庸的。

  在抗战中,作战人员也可以分别这样的两种:理解抗战的意旨,威而不猛,怒而不暴,具有大勇者,称为“战士”。

  不解抗战的意旨,抚剑疾视,暴虎冯河,以杀人为能事者,称为“战匠”。战士以干戈扞卫人道,以武力争取和平,一怒而安天下之民,故是可尊敬的。战匠不懂大体,但好小勇,不知仁义之道,但与侵略者争长,故是下贱的。我们不杀俘虏,足见多有战士。仁能克暴,最后胜利,属我无疑。

  杜诗有云:“射人先射马,擒贼先擒王。苟能制侵凌,岂在多杀伤?”真是蔼然仁者之言!我抗战军民宜各书之于绅。

  廿七年(1938年)四月十日,汉口

  粥饭与药石

  原来是个健全的身体:五官灵敏,四肢坚强,百体调和。

  每日所进的是营养丰富,滋味鲜美的粥饭。

  一种可恶的病菌侵入了这个身体,使他生起大病来。头晕目眩,手足挛痉,血脉不和。为欲使他祛病复健,就给他吃杀菌的剧药,以毒攻毒,为他施行针灸,刀圭,以暴除暴。

  但这是暂时的。等到大病已除,身体复健的时候,他必须屏除剧药,针灸和刀圭,而仍吃粥饭等补品,使身体回复健全。

  我们中华民族因暴寇的侵略而遭困难,就好比一个健全的身体受病菌的侵害而患大病。一切救亡工作就好比是剧药,针灸和刀圭,文艺当然也如此。我们要以笔代舌,而呐喊“抗敌救国!”我们要以笔当刀,而在文艺阵地上冲锋杀敌。

  但这也是暂时的。等到暴敌已灭,魔鬼已除的时候,我们也必须停止了杀伐而回复于礼乐,为世界人类树立永固的和平与幸福。

  病时须得用药石;但复健后不能仍用药石而不吃粥饭。即在病中,除药石外最好也能进些粥饭。人体如此,文艺界也如此。

  廿七年(1938年)四月十日,汉口

  则勿毁之已

  一到汉口,就有人告诉我:“×××说你的《护生画集》可以烧毁了。”我说:

  “不可,不可!此人没有懂得护生之旨及抗战之意。”

  《护生画集》之旨,是劝人爱惜生命,戒除残杀,由此而长养仁爱,鼓吹和平。

  惜生是手段,养生是目的。故序文中说“护生”就是“护心”。顽童一脚踏死数百蚂蚁,我劝他不要。并非爱惜蚂蚁,或者想供养蚂蚁,只恐这一点残忍心扩而充之,将来会变成侵略者,用飞机载了重磅炸弹去虐杀无辜的平民,故读《护生画集》,须体会其“理”,不可执着其“事”。

  说者大约以为我们现在抗战,正要鼓励杀敌;倘主张护生,就变成不抵抗,所以说该书可以烧毁。这全是不明白护生之旨及抗战之意的缘故。我们不是侵略战,是“抗战”,为人道而抗战,为正义而抗战,为和平而抗战,我们是以杀止杀,以仁克暴。我们的优待俘虏,就是这主义的实证。倘同日本一般样见识地杀人,那就变成以力服人,以暴易暴,步意大利、日本军阀之后尘,而为扰乱世界和平的魔鬼之一了!

  护生者,王者之道也。我欲行王政,则勿毁之已!

  廿七年(1938年)四月九日,汉口

  散沙与沙袋

  沙是最不可收拾的东西。记得十年前,我在故乡石门湾的老屋后面辟一儿童游戏 场,买了一船河沙铺在场上。一年之后,场上的沙完全没有了。它们到哪里去了呢? 一半粘附了行人的鞋子而带出外面去,还有一半陷入泥土里,和泥土相混杂,只见泥 而不见沙了。这一船沙共有十多石,讲到沙的粒数,虽不及“恒河沙数”,比我们中 华民国的人口数目,一定更多。这无数的沙粒到哪里去了呢?东西南北,各自分散, 没有法子召集了。因为它们的团结力非常薄弱,一阵风可使它们立刻解散。它们的分 子非常细小,一经解散,就不可收拾。

  但倘用袋装沙,沙就能显示出伟大的能力来。君不见抗战以来,处处地方堆着沙 袋,以防敌人的炮火炸弹的肆虐么?

  敌人的枪子和炮弹一碰着沙袋,就失却火力,敌人的炸弹片遇着沙袋,也就不能 伤人,沙的抵抗力比铁还大,比石更强。

  这真是意想不到的功用。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