菜单导航

未必是剧本,必然是人生

2021-12-30 08:53:53 作者:知心 来源:正能量励志语录大全

  《致爱专栏》

  未必是剧本,

  必然是人生。

  田欣觉得,在剧本杀店里做 DM 的这一年,很特别。 

 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,就好像……某一面死气沉沉的墙壁凿开了一处小小的窗口,有阳光流泄,也有风雨如晦。小心翼翼探出头去,居然提前浏览了半世风景。这是她希望的,却也是意料之外的。 

  田欣是舞蹈专业的学生,然而由于毕业那一年的疫情,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。她喜欢玩剧本杀,就动了去某家剧本杀店里当专业 DM 的心思。十几岁时父母离异,她得过轻度抑郁症,后来虽然在外公外婆的陪伴下逐渐痊愈了,但多年埋头练习舞蹈,让她的性格依然有些腼腆内向。她选择这样一份工作,也有着想要以此来打开自己,多多结交朋友的打算。认真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,她渐渐发现,成功带完一车玩家,看着他们在自己的引导下流泪或者欢笑,那种成就感和掌控欲,确实是其他工作无法比拟的。

  她在迅速地成熟,毕竟每一部剧本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,每一个角色就是一段全新的人生。在打本和带本的过程中,一目十行地浏览到众生百态,快乐有之,悲伤亦澎湃。 

  她曾带过一个微恐情感本《逢山遇鬼》,一位看起来衣冠楚楚的成功男士,第一次陪女朋友来打本。起初他还带着一脸平静和不屑地快速翻阅着那些文字,然而最后灯光暗下来,音乐响起,她把最终故事递给他,他翻着翻着,忽然就摘下眼镜,捂住了脸。虽然整张桌子上的玩家都在哭,但那位男士是在尽情流泪,面前的纸巾堆了满满两个一次性纸杯。他整整哭了十五分钟。从房间里出来以后,他恍惚着付了款,然后对田欣说了一句——“他 的妈妈,真的好像我的妈妈。”

  入戏的玩家,大多并没有想过,自己会真的入戏。在这间名为“放肆娱乐”的沉浸式 剧本杀店铺中,人与人的交流似乎一下子简单了许多,没有尬聊,没有敷衍,没有应酬, 没有拼命找话题,只有在故事里找结局……田欣觉得,似乎自己对于人际交流的抗拒在逐 渐褪去,社交不再是困难与痛苦,而成为了对下一次新顾客到来的隐约期待。 

  田欣和她的同事们,见到越来越多陌生散碎的情感瞬间,从中窥见人生一斑,积累成阅历中重要一环。 

  四十岁的大哥,打完《我于万物之中》,坐在门口抱着一只鸭子毛绒玩具,慢吞吞地 一支接一支抽烟。 

  看上去冷静自持的公司女老板,在玩过《你不知道的事》之后,一个人坐在关了灯的房间里,与相隔两地的小女儿通了两小时的电话。 

  两个闹了矛盾的好友,被其他人硬拉来玩了《中餐馆》,所有的游戏环节,两个人配合无间,最终获胜,兴奋地拥抱在一起,其中一个男孩激动地告诉 DM:你看,我们就是永远这么默契! 

  初次相亲的男女来玩宠物本《大橘为重》,女孩流下泪来,男孩无动于衷,还教育女孩:“哭什么呀,都是假的。”女孩后来不再与他联络,“情感无法共通的人,不必走到最后。” 

  当然也有人终成眷属。一场《月光下的持刀者》过后,男生望着自己相恋三年的女友, “知道她聪明,但是没想到盘凶逻辑那么清晰,那一刻她仿佛在发光。”后来他又带着她 来玩了一场《结婚大作战》,女孩在换装环节穿上婚纱成为了新娘,走出来的瞬间,男孩 捧出了鲜花与戒指,女孩惊喜又羞涩地点头,一群DM 兴奋地冲出来与玩家们共同欢呼,喷洒了一天一地的彩带与金纸。 

  钢筋水泥的冰冷都市,从四惠东到军事博物馆的距离实在漫长,哪怕推掉所有,只为赶一场久违的约会,也会生出一瞬间相见不知为何的茫然。吃吃喝喝太过简单,一杯咖啡聊到口干舌燥,拉不长彼此相聚的时间,拉不近彼此渐行渐远的情谊。但一场剧本杀,也许可以。 

  它会带着每一位亲密老友,或者陌生人,共同走进一个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体验的时空,成为那个自己最想成为,或者最不想成为的人。 

  无论结局如何,都算解压又奇妙的体验。 

  那一年的春节,田欣回家看望从小带自己长大的外公外婆,用自己的工资买了老人爱吃的糕点、水果和两套羊绒衣物,还有一只跟店里道具一模一样的黄色毛绒鸭子玩具。外公问她:囡囡,你在北京到底做什么工作呀?她踌躇片刻:在剧本杀店里做 DM。外婆问:啥是 DM ?她说:就是……带着大家讲故事,做游戏,交朋友。外公抱着那只鸭子玩具,咧着没牙的嘴呵呵笑了起来。外公说:那一定每天都很开心。你开心,别人也开心。外婆说:这就够啦。 

  田欣扑到外公外婆的怀里,用老人陈旧的衣衫偷偷蹭去眼角的湿润。老人们伸出满是皱纹的手,轻轻摸了她的头,带着欣慰的语气。“我们囡囡,可真厉害啊。”